玩咖 by H 我承認,是大學那段回憶讓我對愛情產生不信任,因此,我只想玩。自從在大四畢業那年讓我發現了交往多年的男友劈腿之後,我對世界上所有的標準都起了懷疑,道德之所以為道德,只是某種為了管理上的方便之類……我決定,自己訂立標準,自己創造理論。我知道人類對於某種事物在極度的打擊之後,會產生兩種極端,一種就是不再接觸,另外一種卻是,瘋狂嘗試。我選擇了後者。我認為,愛情充滿了歡樂,我不會因為一次烤肉的失敗,就放棄掉這項歡樂,當然其中,性愛佔了好大一個部份。我願意享受這些歡樂,但,我不再願意去承擔風險,因此,我只要沒有承諾的愛,我只要不受約束的愛,而因為這樣,週遭的人,開始給我冠上了一個封號,他們管我叫-愛情的玩咖。我一點不在意人家這樣稱呼我,反而我覺得非常的輕鬆,因為這樣一來,大家就都知道,別想要認真的找我談戀愛,因為,我只需要歡樂。我甚至在二十五歲生日趴上,只穿著內衣,跳上了吧檯,對著滿場將近一百個男男女女的朋友,大聲喊著:「帛琉想維持一對一關係的別來找我,想結婚的別來找我,有老婆,有女朋友卻想要劈腿玩玩的人,歡迎來找我…」。全場High翻了天。在那之後,我開始維持每個禮拜至少和五個不同的男人約會或是上床的生活。但這些男人,也都是除了自己的女人之外,還交往很多不同女人的玩咖。像是禮拜一的Derek,二十八歲,剛結婚,但從他的話裡聽起來,除了我之外,他還有固定五六個上床的對象。然後是禮拜二的Joe。二十來歲的猛男一名,曾經創下一個月和四十個不同女人上床的紀錄。禮拜三的昆西,婚禮顧問正牌女朋友沒固定過,外面女朋友排隊等。禮拜四的阿旺,結婚兩年,卻總是在外面找樂趣,還有禮拜五的花花公子Ken。這五個人基本上是我的固定班底,當然有時候有誰比較忙,或是哪陣子我桃花比較旺,會再增添幾個新成員,也很難贅述。這樣的生活,過了四五年,我從不去思考後果,更不想知道別人的生活,是什麼樣的情景。只不過三十歲生日過後,每逢禮拜五我開始接不到Ken的電話了,我不知道原因,也不想多問。過了幾個月後,阿旺和我說,他兒子出生了,我不知道這代表什麼意酒店兼職義,但,我的小套房裡面,也慢慢看不到阿旺的身影。我依舊過著玩樂的生活,但似乎對我有興趣的男人,越來越少……又過了一年,我聽說猛男Joe得了性病,在這個圈子傳開來後,我也再沒有和他連絡,而禮拜三的昆西,從一個禮拜見我一次面,到兩個禮拜,到一個月,見面的頻率越來越低,直到我在東區的巷子裡面,看到了他和一名大約二十歲的辣妹擁抱在一起後,我們算是真正的斷了聯繫……我知道,一個年紀大的玩咖,沒有什麼人願意和妳玩…過了三十四歲的生日後,我發現我自己一買房子個人在家看DVD的時間越變越長,我和孤獨為伍的機會,越來越多……妙的是,禮拜一的Derek,似乎覺得我風韻猶存,還是固定會在禮拜一與我上床,或是和我吃飯……「Fiona,妳最近看起來比較沒有精神呢…」Derek偶爾會這樣說,但,面對一個有老婆而且不停在外面拈花惹草的男人,我實在說不出什麼心裡的話。「啊,下禮拜一我老婆回加拿大一個月,要不要來我家玩玩…」Derek說。我不置可否。和這樣一個玩咖的男人維持了好幾年的關係,第一次受到邀約,對於現在的我,其實有點欣慰膠原蛋白。「好呀…」過了一個禮拜,我到了Derek的家裡,那是一間裝潢的非常現代,非常有品味的小房子,而房內幾乎每一樣東西都是兩人份,成雙成對的讓我看傻了眼。Derek親手下廚做了牛排,點了燭光,我相信,我現在正過著他老婆平常的享受。吃完飯後,他將燈光調暗,打開了客廳的音響,讓舒服的輕音樂,流洩在整個空間內,我抱著Derek跳舞的一瞬間,心頭不自覺得湧出了戀愛的情愫。我知道我的眼眶紅了,但在這樣的情景下,我後悔起自己選擇當玩咖的這條路,只會讓自己更無地自容,面膜我有那麼一剎那間,希望,這個男人,這個家,這一切,是屬於我的,而不只是禮拜一的,那個玩伴……為了不讓Derek難堪(畢竟人家只是把我當作玩咖),我中止了舞蹈。「我想先淋浴…好嗎…」我知道,最終男人還是想要這個,我將進度提前,應該不會有問題。Derek帶我到了浴室,還拿了件睡衣給我。我沖完身體,穿上了Derek拿給我的睡衣,發現非常合身,想必,他老婆和我的身材差不多,趁著Derek進去淋浴時,我翻著衣櫥,看著一套套他老婆的衣服,心裡又感到一陣空虛,而當Derek訂做禮服從浴室出來之後,可怕的事情發生了。「喀嚓,咿……」我和Derek面面相覷,因為我們相信耳朵所聽見的聲音,那是有人開了客廳的門,並且一步一步往寢室走來的聲音。我和Derek兩個人完全來不及反應,房間的門,已經被打開了,門口站著一個和我身材相仿,身著套裝,臉上一派精明的女人。 三個人,一語不發。「…對不起…我現在就走…對不起…」我率先發難,畢竟,這是人家家裡,我尷尬的無以復加。那女人,這時卻從口袋裡面拿出了一個珠寶盒。「王先生,您訂製的鑽石戒指,已經酒店兼職製作完成,我依照您剛才電話裡的指示,親自送到府上了……」女人說。我看著Derek,一句話,都說不出來,甚至搞不清什麼狀況……「妳二十五歲生日趴上,我一見妳就愛上妳了…只是因為妳那句話,我只好假裝成一個玩咖,我知道,我不能改變妳,因此我只能等…」Derek緩緩的說著,但我驚訝的嘴巴沒有闔起來過。「這個房子的一切都是為妳準備的…現在,只缺一個女主人…」Derek這時轉過身來面對著我。「…妳願意…嫁給我這個不是玩咖的男人嗎……」Derek單腳跪在了地上,而我,新成屋眼淚流不停……
創作者介紹

打邊爐

ph52phaevx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